墨鸠

我的愿望是世界和平
嗨!我是墨鸠!很高兴认识你!
是一个正在试图摆脱大头狂战士的咸鱼画手
亲友是第一原则,为了他们可以付出一切
自认为是很好相处的,熟悉以后肥肠话痨(眼神示意
大家都是天使,我喜欢你们ww

【墨鸠生贺|伪全员|ooc】关于她的生日

呜啊一把抱住景鸿qwqqqqqqqqqqq!!!!!!!!!!我的天啊这太甜了吧简直像做梦一样呜呜呜呜好开心好开心好开心我超爱你们啊qwqqqqqqqqqqq!!!!!!!!!

加载失败/景鸿:

之前的总感觉太敷衍父神了
同时也觉得对不起凯莉小姐姐
所以还是拿起了老本行【???】


cp向是安雷瑞金预警
再一次祝父神生日快乐!
我们都超级爱你呀!
是很轻松的文,没有任何的文笔【我都怀疑这一次自己又没带脑子】
极度的ooc啊—


那么再艾特下参加人员  @青箫子_顾清恒  @熔岩蛋糕  @Boom!  @清山乔道长 @十柒_冷暖自知  @墨鸠 【之前没有跟道长和父神说,感到十分抱歉
------------
连下了一个星期的雨之后,天空终于放晴,阴霾散开,阳光终于在每家每户的祈愿中再一次光临了这座城市。




早上六点开始,街上一直都忙忙碌碌,穿行在红绿灯之间,他们的最终目的地都会是那一栋又一栋的大楼里,直至八点,才得以消停那么一些。




小学所在的上课时间点被移到了九点钟,完美错开了早晨的高峰期,还给了那一群孩子充足的赖床的时间。




天真,纯洁,无忧无虑,希望他们能够一直一直都保留着最纯真的那些感情。其实啊,只要不是熊孩子就好啦。




格瑞依旧是最早来到学校的,但今天是拖着睡得半醒的金一起来的。结果走到教室里,金还赖在格瑞的身边想要睡觉,任他怎么推都推不开。




“金,离我远点。”格瑞移开了一点座位,金又蹭了上来。




“不要啊……我还没睡醒就被格瑞带来了。”




金小声嘟囔着,中间还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表示自己完全没有睡醒。




还没等格瑞说出想要赶走金的话,教室的门就被人一脚踹开。




“渣渣们!早上好啊!”




不用看人,光听这句话就知道是嘉德罗斯了,随之而来的一定还有雷德和祖玛,格瑞条件反射的把金抱紧了一点。




“嘉德罗斯,你来早了一点。”




“呵呵,格瑞你……”嘉德罗斯露出了嫌弃的表情,“居然又和这个渣渣待在一起啊。”




格瑞先捂住了金的耳朵才说话:“金还有进步的空间。”




“但是没有人能够比过我们嘉德罗斯大人!”雷德抢在嘉德罗斯之前开口,“年级第一可是嘉德罗斯大人!”




“是啊是啊,不过被超过是迟早的事情。”




有些慵懒的声音从教室外面的走廊传来,雷狮走到门口,把站在自己面前挡路的雷德拨开,不屑的继续说,




“以后不要挡着本大爷的路。”




“会死的哦!”这句话是后面的佩利说的,还带有兴奋的意思。




卡米尔拉了拉自己的帽子,低低的开口:“今天还是不要打架。”




“明明以前也没有啊……”帕洛斯将手背在身后,视线飘到另一边去,完全是心不在焉的状态。




“但是今天就是不准。”雷狮在原地转过身,用带着警示意味的眼神冷冷的盯着后面那两个人,“忘了我说过什么了吗?!”




虽然还是小学生,但是已经有了充分的威慑力了。佩利只是撅噘嘴,虽然不高兴,但也不敢有其他的动作。而帕洛斯无奈的笑着,表示听从雷狮的话。




“回座位上面坐着去,所有的人,今天都别给我惹事。”雷狮冷哼一声,大步向自己的座位走去,“敢造反的,我让他见识一下我的厉害。”




“恶党,今天就不能好好说话吗?”安迷修早就坐在了雷狮旁边的位置,看来是在雷狮他们还在闹的时候走进来的。




“和颜悦色?那还是我吗?我现在已经是最大的底线了。”




“那可真是难为你了哦?”对于雷狮,安迷修从来就没有拿出对其他人的那副面孔对他,连今天也不例外。




“安迷修,消停点。”格瑞到现在都还在捂着金的耳朵,因为后者早睡着了。




“啊,抱歉。”虽然知道主要原因都是雷狮按耐不住自己想要打架的心情,但安迷修还是道歉了。




格瑞看了旁边那两个人一眼,再三确认他们不会再吵了,才轻轻松开了手,扶好金之后才翻了一本书出来看。




“今天是什么特殊日子吗?”嘉德罗斯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今天是什么特殊的节日,居然能够让雷狮他们安分下来。




雷德刚想说出来,祖玛却拍了拍雷德的肩:“小声点,要是老师在后面就不好了。”




“哦哦哦!”于是雷德就小声跟嘉德罗斯解释了一番。




“好了,清楚了。”嘉德罗斯挥挥手,也没再像以前一样要去找格瑞比赛写数学题,他也走回座位好好的去坐着。




之后,所有的人都陆陆续续的走进教室,这个班难得一见的安静场面,就如同天空中突然露出的彩虹一样,令其他班的人感到不可思议。




“要不是知道事情的内幕,我可能以为这里是二班呢,现在居然有点怀念之前的闹腾呢。”凯莉含着棒棒糖,无聊的朝着紫堂幻发牢骚。以前总是有好戏去看,今天可就……安静的过分。




“呜哇……凯莉你想点好的东西啦。”




紫堂幻对于那种场景心有余悸,能够不看到一天就是一天了。




“好啦好啦,要上课了。都安静下来。”




作为一班的班长,安莉洁倒是很高兴看到现在的场面,语气都变得轻快起来。其他的同学在这一天全部都放下自己那些别扭的性格,全部都好好的待在座位上。




“居然,居然,有一点小小的欣慰?”




第一节课是数学课,蛋糕老师走进教室的时候,即便知道原因,看到这幅场面也不禁感慨起来。




“让你好好上课啊!该教什么就教什么,不要露陷了。”路过的语文老师清恒在门口朝她喊着。




“明白。”蛋糕朝清恒比了ok的手势,然后带着欣慰的笑容翻开了数学书。




有一种感觉他们都长大了的感觉呢,即便清楚只有今天这一次,却依旧很喜欢现在这样的场面。所有的人都能够抛下之前的“恩怨”,友好的相处。




真是太好了。




阳光最盛的时候,是下午两点钟。




阿臣老师提着一个大盒子走进一班的教室,那一群孩子全都围上来,叽叽喳喳的朝阿臣抱怨来得太晚了。




“没有,我可是选了半天的啊……你们都不关心我。”




“阿臣老师你有什么需要关心的啦。”金伸出手接过那个大盒子,小心翼翼的把它护在怀里,“你肯定没事的。”




雷狮跟安迷修一起把几个桌子拼凑在一起,期间还是没忍住互相朝对方狠狠的瞪上几眼,海盗团的其他成员在教室后面的那块黑板上画着涂鸦,当然只有卡米尔画的最好看。




不能反驳,不然景鸿老师就要闹了!




“你们!好好写字!”安迷修在搬桌子的间隙朝后面那三个人喊着,毕竟佩利越画越诡异了。




“佩利,别画了,过来搬桌子。”雷狮顺势也喊了一句,安迷修还以为雷狮良心发现了,但下一句就很想让他跟雷狮打一架。




“安迷修连个桌子都搬不好。”




雷狮露出了嘲讽的表情,还向安迷修挑挑眉毛。




安迷修竟朝雷狮普通地笑笑,眼神示意着他朝安迷修的手看去:“哦呀?那我放手了?”




“喂喂喂!”一张桌子太重,只能由两个孩子来抬,要是安迷修放手了,雷狮得累死在教室里,“你想死吗!”




他们两位差一点就要打起来了,嘉德罗斯便朝他们两个身上各打了一拳:“你们两个渣渣都别吵,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




孩子们全部都在教室里面忙碌着,清恒问了问身边站着的阿臣:“你买的是什么?就算是蛋糕也没有这么大的吧?”




“哼哼,这可是特别定制。”阿臣有些小骄傲。




“老师你就算了吧。”凯莉闲暇之时朝两位老师这里看了一眼,“这不是我们班上要求的吗?有什么好骄傲的?”




“……”阿臣尴尬的将手挡在嘴前,视线右移,“怎么说也是我拿来的。”




“到底是什么品种的?”蛋糕老师十分在意这件事。




“哦,哦……那个啊。”阿臣突然就说不上来话了。




格瑞代她说出来:“是熔岩蛋糕。”




蛋糕老师什么也不想说,内心mmp。




“不是挺好的吗?”清恒很友好的回答




“你知道吗,道长可能会杀人呢。”景鸿拿起桌上的塑料瓶瓶,喝了一口水,感觉这水的味道怪怪的。




十柒从门口走进来,正好听到了这句话,便回答:




“那也是杀你。”




“为什么?”




“因为这篇文是你写的。”




景鸿,开始害怕.jpg




“啊,景鸿老师,你拿着的那瓶是……”紫堂幻担心的看了一眼景鸿,最后的声音变小了一些,“是雷狮泡过蓝笔芯的水。”




天哪!为什么雷狮会做这种事情!为什么!景鸿看向手里的矿泉水瓶,差点没有失手将瓶子扔出去。




学生们都露出了祝你好运的表情,就连面瘫格瑞也……




真是没有良心啊你们这些孩子。




“我去找墨鸠老师过来,趁着我现在还活着。”




十柒露出嫌弃的表情:“去吧,你也就这点用了。”




算你们狠!景鸿关上门,临走前还把那瓶祸害人的水给带走了。




最后布置的时候,孩子们去把靠着走廊那边窗户的窗帘拉上,但是佩利用力过度,扯烂了一个。




“怎么办?这里不拉上的话,墨鸠老师一下子就看到了。”他们没有去怪罪佩利,倒是更加在意这一个问题。




雷狮把校服脱下来,用它挡在窗户上:“把衣服脱了。”




“你,说什么?”安迷修突然捂住了自己穿着的短袖校服。




“谁要你脱了!谁稀罕看你啊!”雷狮朝安迷修头上用力敲了一下,“有外套的脱了不就好了?!”




四件校服挂在窗户上,把那点空缺完美的挡住了。




“可要感谢我的大恩大德啊你们这些渣渣。”




“超感谢你啊……”凯莉不畏惧嘉德罗斯的王者气场,一点都不走心的说着。






“那么,就最后一步了。”安莉洁拍了一下手掌,示意所有的人都往她这边看,“我们把蛋糕拍到老师脸上就好了。”




欸欸——这似乎有点不符合剧本啊?




“我们,还是……送到墨鸠老师面前就好了吧?”金有点担心墨鸠老师的心理承受能力。




“唔……那好吧。”




哇,你不能这样没骨气啊!安莉洁小同学!所有的人明明都期待着拍蛋糕的那一刻啊!






孩子们围着被拼凑出来的大桌子,空出了一条小小的空间,能够正好容下一个人的大小。所有的人都叽叽喳喳的闹着,准备着之后推开门的那一个瞬间,朝着门口站着的那个人,大声的喊出:生日快乐。




愿他们能够以后也能好好相处,愿他们每一个人在以后都能够过得好好的,也祝愿那些为他们做出贡献的人们能够过得幸福。




他们都在期待着,那一个时刻的到来。




---------------------
【同学居然说我又在写刀???】


那么我,最后向凹凸世界的每一个角色鞠躬致意。


能够有你们的陪伴真是太好了。


兔子窝的各位也是如此,希望以后也可以这样爆肝生贺,发神经病【划掉】


总之希望墨鸠父神,生日快乐!!!!!!





评论(3)
热度(27)
  1. 墨鸠景鸿鸿鸿鸿鸿鸿鸿?!! 转载了此文字
    呜啊一把抱住景鸿qwqqqqqqqqqqq!!!!!!!!!!我的天啊这太甜了吧简直像做梦一样呜呜呜...

© 墨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