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鸠

我的愿望是世界和平
嗨!我是墨鸠!很高兴认识你!
是一个正在试图摆脱大头狂战士的咸鱼画手
亲友是第一原则,为了他们可以付出一切
自认为是很好相处的,熟悉以后肥肠话痨(眼神示意
大家都是天使,我喜欢你们ww

【安雷//生贺】天命

是后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辛苦啦!!!!谢谢十七!!!!!!!!好心疼安哥啊orzzzzzz

十柒_冷暖自知:

寻找的结局!我们最好最棒世界一番的墨鸠爹生日快乐♡@墨鸠 依然是为了墨鸠爹写的结局。和题目几乎没有关系。

人类雷x妖狐安,当做独立的故事看也没问题,激情短打bug很多。后期会找时间修改。

以及,我这种辣鸡居然也快六百fo了非常感谢!


正文↓



找到,或者继续找。


跟由此心,必定重逢。


-----------------------------------


安迷修半趴在软踏踏的沙发上看着雷狮百无聊赖的打游戏。


“安迷修你别盯着我,”雷狮的眼睛并没有从游戏机上离开,只是充满嫌弃意味的说:“眼神太炽热了,你这样我没法好好打游戏。”


“我是在保护你呀。”


安迷修义正言辞,然后在雷狮耳边列举起了自己的丰功伟绩。雷狮自从捡回了这只狐狸,简直好比请狼入室,不仅视若无睹的技能上升了好几个百分点,连生活作息都在安迷修的唠叨里变得规规矩矩起来。话是这么说,但雷狮也清楚这只狐狸虽然平时吵闹了些但是也确实是挺厉害,除了面对大数量的妖魔鬼怪会应付得比较吃力以外,都是轻轻松松挥挥袖子不带走一片云彩——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只是去喝了杯茶。


“我说,安迷修,你究竟为什么要保护我?”雷狮问过大概快十几次这个问题了,而安迷修要不是搪塞过去就是装傻,但是这个问题确实是他们之间最大的鸿沟。


他们互相知道彼此的名字就算认识了吗?而这份浅薄的认识难道就已经足以兑换成这份沉重的守护了吗?



他能从安迷修的眼睛里读出悲伤,欢喜,沉默,却唯独读不出最深处的东西。



安迷修说:“你会知道的。”



又来了。


又是这个你会知道的。雷狮简直想笑,在安迷修的眼中也许他只有三四岁吧,还是那个大人说什么是什么的年纪,可他已经十七八了。


你的守护很沉重,可也得看他想不想要。


“我不需要保护,安迷修。”


一字一顿。


“安迷修,我不需要你的守护。这算什么,你当我是摇篮里的婴儿,怕冻着还怕饿着?”雷狮的情绪终于在这一刻毫无预兆的爆发出来:“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守护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突然变成那群恶心的东西缠上的目标。”


“你来的这么突然走得也可以很潇洒,那我呢?”


“谁能保证你能保护我多久,我是雷狮,你如果要保护我,就教我怎么杀掉那群恶心的妖怪——”


安迷修在沉默中突然扑上来,雷狮甚至来不及躲,就被安迷修狠狠的压进了身下。懒人沙发的柔软质地完全把雷狮困进了一个无法挣扎的境地,而安迷修的水葱眸子在逆光里晦暗不明。


“那你又为什么总是这样呢?”安迷修的语气居然是悲哀的,做好了安迷修冲他发怒的心理准备之后转折反而让雷狮愣住了:“为什么你就不肯好好的待在我旁边,难道对你来说被一个狐妖……被我守护是一件很耻辱的事情吗?”



不是这样,不是因为这个。雷狮撇过头去,安迷修的发丝垂落下来在他的皮肤上轻微扫过,那一丝痒意从神经末梢到心口,闷而冷。


安迷修的手抵在他的心脏处,他愣了一下正要发火,安迷修却轻声开口了。


“我的妖核的一瓣,在这里。”


“我从很久以前就认识你了,在你还不是你的时候,我不知道距今已有多少世,我一直凭着这微弱的妖息在寻找你。”


“如果你不想要,我就拿走。不会再有妖魔来骚扰你,不会再有狐妖赖在你的家里,我一直不敢告诉你,我怕你真的就这么断掉了我和你最后一丝的联系。”



“现在,你选吧。”



是哪本书里说过?


往往一个人叫你来选择的时候,就是最没有选择余地的时候。雷狮看着安迷修的指尖之下心口之处真的浮现出一点萤然的蓝光,终于相信这都是真的。他斟酌着将安迷修从自己身上推起来,安迷修没有反抗,只是安静的,平静的看着他。



“你知道我们不是同一个人吧?”


“那么,你喜欢他?”


稍微吃惊和慌乱的表情,雷狮知道自己猜对了。


“你喜欢他——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们是重名的,一样相貌的,相似年龄的两个人。你第一次遇见的是另外那个人,却在我身上寻找他的影子。


真是残忍。


“只是因为这张脸吗?”


只是因为这张脸,所以只能成为你回忆过去的道具,只是因为这张脸成为你拼了命也要保护的对象,只是因为这张脸所以无论做了什么也是可以被容忍的。最可悲的是这张脸在他心中都并不是你的,连雷狮雷狮叫得都不一定是你。



“你说你找我找了很久……那你为什么要找我?”


不是为了我而找我,而是为了不是我的人找我,这样如何能让我甘心?


“——不对!”


安迷修打断了雷狮正欲开口的话。


原来他是在在意这个。


安迷修没有告诉他的是,其实这几百年来,他不仅找到了雷狮一个转世。他转了很多世,而安迷修却一直没有与他相认。他充当着一个守护神的身份,他看着这个雷狮和一个女孩儿在一起了,看着那个雷狮死于疾病,有的还叫雷狮,有的却连雷狮都不叫了。他以为自己压抑了百年千年的心只要能看着他每一世都幸福也就满足了,却在看见那个少年被自己遗漏的一批妖怪堵进了巷子下意识显露了真身。



他无法否认,少年反抗的眼神让他想起了那个三皇子,那个森林里将剑锋舞得熠熠生辉的雷狮。可他在脱了力被这个雷狮连拉带扯的拖回家中后发生了一点转变,那个雷狮不会这样做,那个雷狮不会那样做,但是他却这么做了。他们是不一样的,却又一样。


“我喜欢你。”


“一开始也许我是因为他而守护你的,但是现在不一样。我意识到了我的错误,死亡即是死亡,我无力挽回他的死亡。你们也不会是他的赝品和代替。”


“我是真心……真心想要保护你。”


我知道我是个怎么样的人,就算只是这样的人,我也有需要我的地方,我也有想要承担的责任。


安迷修轻声说。


千年的百年的寻找……在这一刻终于结束了。



有了新的想要守护的人,有了可以留下的地方。他不会忘记曾经与他一起饮酒舞剑的那个雷狮,却也再不会固执的将其他的人都视为第二个幻影。



“守护是对等的,安迷修。”



“把它取出来吧。”


雷狮敲了敲自己的心口。


“……雷……!”


“我的意思是——”


雷狮笑着说。


“不要找了,这已经成为了你的束缚,而不是你的意志。”


停下寻找,这里是最后的歇脚处。



再遇见是新的人,再缅怀是悲伤过去。如果一直寻找,便没有尽头,路过所有可能的缘分和爱,在迷茫和黑暗中疲惫不堪。



而安迷修的回答在风吹过的时候模糊不清。


-----------------------------------

找到,或者继续找。


而他说,累了,就停吧。


不需此心,跟随天命。

评论(3)
热度(58)
  1. 墨鸠十柒い 转载了此文字
    是后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辛苦啦!!!!谢谢十七!!!!!!!!好心疼安哥啊orzzzzzz

© 墨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