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鸠

我的愿望是世界和平
嗨!我是墨鸠!很高兴认识你!
是一个正在试图摆脱大头狂战士的咸鱼画手
亲友是第一原则,为了他们可以付出一切
自认为是很好相处的,熟悉以后肥肠话痨(眼神示意
大家都是天使,我喜欢你们ww

#月金#Liar【143话衍生,BE向】



*143话衍生
*全文为月山视觉
*BE慎入


【你就不能不去吗?】

【月山先生,谢谢你来阻止我。但我已经……不想再碌碌无为了。】

——悲剧的落幕

——

冰冷的雨珠滴落在我的脸上,寒风吹乱了我的头发,狂雷震击着我的鼓膜,但对这一切,我几乎没有感知。

我睁开双眼,西尾已经不见了,只留下了一罐咖啡和一堆废话。

【你会死的。】他说。

无所谓,我的心已经死了。

在市内广播用高亢而又刺耳的嗓音说着【作战区域内的喰种驱逐率达到99%】的时候,我知道,即使枕边的短剑还在,可那枕边人已经悄然离去。

我在这里躺了多少时日,自己已经记不清了。唯独记得,他临走前的那个笑容。

那是个多么带有欺骗性的笑。

就好像是在说【放心吧,我会回来的。】让我抱有空有虚名的期望。

金木君,你真是个……大骗子。

雨滴毫不客气的打在我的脸上,随后又沿着面颊的纹路落回地面,让我分不清哪是雨水,哪是泪水。

自那以后,我没有吃过一点食物,已经是饿的前心贴后背的我,却对面前的那罐咖啡提不起半点兴趣。

【这种劣质的食物我怎么可能咽得下去……】

我本能的抗拒着那罐廉价的咖啡,作为美食家最后的尊严。当然,也是因为那最稀有的珍馐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金木君……只有金木君!才有资格让我来品尝!】

即使我知道这珍馐是多么可望不可即的存在。

——

我从凌乱的床单里探出头,望了一眼放在床头的手表,瑞士出品的机械表告诉我——现在已经是上午十点了。

就连自己一向科学的生物钟都被打乱了,我开始意识到了自己的情况到底有多么糟糕。

【所以今天,重新开始吧。】我这么对自己说。

换上一贯的西装,完美的系上领带,将刘海处那撮顽固的卷毛压下后,一切都和从前没什么不同。

在遇到金木君之前。

我无所事事的在街上闲逛,依旧有不少人类女孩对我抛着媚眼,我对她们回以一个绅士的微笑,在心中挑选着下次进食最好的人选。

不知走了多久,我来到一棵老松树旁边。我抬起头看着那棵树,似曾相识。

树枝繁茂的老松树,给人类留下一大片绿荫,树下摆放着长桌长椅,是学生们放课后复习知识的好去处。

当我想到这里的时候,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这棵树会这么眼熟,这些长桌长椅会似曾相识。

我和金木君在这里一起聊过天,从高槻泉的作品聊到了利世,之后我们还去了高槻泉经常出没的那家书店……

【可恶……不是说好了要重新开始吗?】

——

我放弃了,事实证明,我曾经的主人成为了我一生的羁绊。

是逃脱不了的……枷锁。

我循着记忆向古董的方向奔去,看到的却是一片废墟和几架轰隆作响的挖土机。

连古董,都不在了。

所有的一切,都回不去了。

我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一条带血的手帕,让它包裹住我的鼻翼,鼻腔里再次充满着那股熟悉的芳香。

金木君,这是我唯一能当做纪念的东西了。

除了这个,我已经一无所有了。

主人离世,作为属下的我是不是也不该继续苟活呢?

【金木君,我来找你了哦~】

我控制着甲赫刺穿了自己的心脏。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我露出了人生中第一次的,发自内心的笑。

【金木君,在天堂可要让我吃上一口啊。】

—END—

评论(18)
热度(73)
  1. 紫宸幻月墨鸠 转载了此文字

© 墨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