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鸠

我的愿望是世界和平
嗨!我是墨鸠!很高兴认识你!
是一个正在试图摆脱大头狂战士的咸鱼画手
亲友是第一原则,为了他们可以付出一切
自认为是很好相处的,熟悉以后肥肠话痨(眼神示意
大家都是天使,我喜欢你们ww

#月金#同居三十题【温馨向】

8.做饭

【金……金木君……金木君!】

无人应答。

月山翻了个身,在右手边摸索着什么,却没有感受到自己探寻之物的存在。

没有找到所想之物的月山突然从枕头里抬起头,再次确认了自己正在独自享用双人床的事实。他不顾赤裸的上身从床上坐起,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其他人在过的痕迹。

月山拿起放在床头的那块BINGER①看了看,亮银色的时针也不过刚刚指到“Ⅴ”。②

【诶?!这是怎么回事?按理说金木君不会这么早就出门的啊……】

BINGER的秒针依旧不停的运作着,发出微弱的【咔哒】声,与月山因过于紧张而加速的心跳相结合,在寂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刺耳。

不过月山听不到。

此刻,他的脑内全部都是各种猜想,各种金木为何离去的猜想。

他滑开手机的屏保,打开日历翻找着三个月前的那一天。

就像是溺水之人抓住了河畔那根结实的树藤,月山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紧缩的眉头褪去了褶皱。又仿佛是得到了甘冽泉水的救赎,干涩的喉咙终于能够发出音节——

【呼,是我太过紧张了……怎么会忘记了呢?】

月山收起了惊惶不定的神色,转而换做嘴角勾起的弧度,恢复成以往的模样。

【现在可是……金木君进食的时间啊!】

——

【咔咔】

是指关节扭曲的声音。

【滴答】

是血液顺着鳞赫落向地面的声音。

喰种们都会惯性思维的认为在太阳还未升起之时是捕食的最佳时期。近乎所有的喰种都觉得这句话说的没错,金木也是。

所以他在深夜的时候就出来等待落网的猎物了。

粗壮的尾赫已经被截肢的七零八落,一头乱发的男人死死的盯着越走越近的少年,他强忍着失去左腿的疼痛,被咬破的嘴唇也流出滴滴鲜血。

那个正在啃食妇女左臂的中年大叔怎么也想不到,那看似十分纤细的白发少年仅仅只是用拳头就能打断他的整根脊椎。

【你,明白的吧。】

【什……】

【你明白的吧,那个女人是个孕妇。】

【……】

【竟然会对孕妇出手,果然是个垃圾。】

尖锐如出鞘的刀剑一般的鳞赫斩断空气,带着强劲的气流刺穿了喰种大叔的右腿。紧接着是左臂,右臂,腹部,颈部……

金木走进那个大叔,真不知该不该称之为“大叔”,因为眼前除了没有任何联系的,散落一地的肉块和已经变为暗红色的血迹,其余什么都没有。

嘁……真不想让这种垃圾进入我的肠胃。

——

月山吸了吸鼻子,虽然这样的肉的确还算上等,不过怎么说都是比不上金木君的啊。

【金木君一直都在吃那些恶心的粗食,还真是让我十分心疼呢。】

一面说着,那早已备好的菜刀已经切下一块大腿肉上的脂肪。

【这次得要让金木君吃点好的补偿一下啊。】

褪去所有的脂肪,月山将只剩下精肉的大腿肉切成薄片,在肉片上淋上葡萄酒,撒上各色调料进行腌制。

等平底锅里的油烧热,月山用筷子小心的将大腿肉放入锅中,上等橄榄油的清香配上香气浓厚的大腿肉,再加上最后的新鲜血液作为配料,绝对是令任何喰种都无法拒绝的佳肴。

正当月山一面夸赞自己的厨艺精湛的时候,玄关处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

【啊,金木君,欢迎回来。】月山将乘有肉排的盘子从厨房里端了出来,浓郁的肉香顿时在整个客厅里弥散开来。

但这样的味道却引得金木全身颤抖。

【月山先生……你这是……】

他怎么会不知道,那是人类的血肉。

【因为金木君一直都十分勉强的靠着吃那些粗食来维持生命,我实在是于心不忍呐……】说着,月山还不忘捂住心脏,摆出一副自己非常心疼的模样。

香味弥散的很快,只是短短几秒就能让金木对那种味道难以忘怀。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右手有些不受控制的微微抬起,不禁皱起眉头强压住蠢蠢欲动的食欲没有接过那个盘子。

【你知道的,我不会吃人类的肉。你这样做也不过是徒劳……】

【但是这块肉排的主人却并不想要自己的身体呢。】

【……这是轻生者的肉?】

【怎么?金木君以为我会去杀人吗?】

【呵】金木不禁笑出了声【这还真是不符合美食家的做法啊。】

此话一出,月山嘴角的笑意变得更深,端起盘子就向金木走去。

【没办法呢,因为金木君讨厌我杀人啊。】月山将盘子凑近金木,低下头靠在金木的肩膀上,唇齿间温热的气息带着极其魅惑的嗓音说着——【来吧,这是一份不用背负罪孽就能得到的美食,接受它吧。】

「接受它吧。」

金木听到自己的脑海里也响起了这句话。

【我……】

「你是喰种,是需要人肉的供给才能存活的怪物。」

【我是……】

「你是喰种,是双手沾满鲜血的杀人魔。」

【不……不……】

——【金木君……金木君!】

金木被这声呼唤拉回现实,回归意识的金木这才发现自己全身都在冒着冷汗。

【不要为此产生压力。】

【偶尔放纵自己一次吧。】

【不用担心会有什么后果,我在这里。作为主人枕边的短剑。】

月山的言语犹如炮弹一般轰炸着金木的理智。

偶尔放纵自己一次……应该也没关系吧?

【我在这里的哦金木君。不论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在你身边的。】

理智完全崩坏。

直到最后,金木唯独残存的记忆,就是丧失理智前从自己喉咙里发出的那声【咕噜】。


①BINGER:一款来自瑞士的名表

②Ⅴ:罗马数字“五”

—第八题完—

附带小剧场:【专注毁气氛三十年(*/ω\*)】

月山看着金木狼吞虎咽的样子,十分满意的背过身去,毕竟他不想因为自己的一张痴汉脸而毁了金木的食欲。

他兴奋的双手握拳,在内心深处大喊——「good job!金木君终于肯享用我对他满满的爱♂意了!」

——
感觉这篇的文风有点鬼畜了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接受的了(´Д`)
时隔半个月的更新……而且上一更还是BE我也是蛮拼的_(:3」∠)_【啥?】
啊什么时候才能真的甜回来呢【望天】所以说西瓜你快撒糖回报社会啊这样我也能跟随着你的脚步造福人类了啊!o>_

评论(10)
热度(35)

© 墨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