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鸠

我的愿望是世界和平
嗨!我是墨鸠!很高兴认识你!
是一个正在试图摆脱大头狂战士的咸鱼画手
亲友是第一原则,为了他们可以付出一切
自认为是很好相处的,熟悉以后肥肠话痨(眼神示意
大家都是天使,我喜欢你们ww

【太芥】花臆症

※花臆症,和花吐症没什么关系,具体症状在后文有描写与介绍。

※文章后半段有部分太宰第一人称,希望不会影响阅读!

※文字拙劣,文字拙劣,文字拙劣。

——如果以上条件都可以接受,那么请尽情阅读吧w




他发现自己正身处于花海之中。

一袭清风,使周身的花瓣四散飞扬,带着清新的芳香从他的身边飘过。他伸出手,抓住了其中一片,并仔细的观察着那片花瓣,但不知为何,一种特殊的感情突然涌上心头。

就好像……

“太宰先生!”

他听闻人声,回过头,看到了一个黑色的小小身影。

连同花海一起。


“啊……对不起,我吵醒你了吗?明明今天可以久违的放松一下……”满怀歉意的话语传入耳膜,太宰治慢慢地睁开眼睛。

清晨六点的阳光不算太烈,但太宰治还是微微眯起了眼睛,好让瞳孔渐渐适应这突如其来的强光所带来的刺激。

阳光之外,还有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正躺在他的对面,一双黝黑的眼眸倒影出自己的轮廓,嘴唇微微抿着,貌似有些难堪,略有泛白的发梢挡住了对方侧脸的一角,但仍能使太宰治心情大好。

“不~会~哦~~相比那个,一起床就能看见我家小笨蛋君这么可爱的样子,只会让我更开心哦~”

他笑着说出绝对会令对方害羞的话,本想趁着如此好的气氛多调戏调戏自家恋人,不料一阵沁人心脾的花香夺取了他的注意力。

“这是……”他拾起那片不知何时落在床头的花瓣,放在鼻前闻了闻。

好香。

就是刚刚的那种花香。

不过这是什么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我记得近期没有买花回家啊?

“芥川君,你知道……”

“嗯?太宰先生有什么事吗?”

“呜哇好厉害!”

“诶?什么???”

芥川被太宰的一声惊呼吓了一跳,就连头上的那朵花也好像受到了惊吓一般摇晃着。

“芥川君你的头上长出了一朵花欸,还特别香!”

“咦?咦???”持续懵逼的芥川看着太宰治惊讶的脸孔,有点不知所措。

太宰治伸出手想要触碰那朵花,但刚一碰到,就被芥川喊着“好痒!”躲开了。

“哇真有趣!”太宰治像是孩子看到玩具一样兴奋的大喊道“芥川君好像花仙啊竟然能长出真的花来!”

“太宰先生请别再取笑我了”

哎呀,害羞了呢,这孩子真可爱。

“才不是取笑,我很喜欢哦,芥川君长着花朵的样子。”他收起方才调侃芥川的轻浮调子,换做一副认真的口吻告白道。

此时的芥川已是羞红了脸,努力的把头往被子里钻,只露出来少许额发和那朵形似百合却又不是百合的花。

真的很美呢,芥川君。

太宰治倾了倾身子,在芥川露出的额头上落下一吻,熟悉的花香再次袭来,引得人不禁深吸口气。

芥川像是自暴自弃似的掀开被子,从床上弹了起来,捂着通红的脸准备下床。

“太宰先生真是的……对了您看到我的风衣了吗?”

“你的黑风衣不是昨天让你自己洗了么,这么快就忘了啊~我的小笨蛋君~”

“唔……那也是因为您一大早就说些奇怪的话……!”

太宰治看着有点炸毛的恋人,心中泛起丝丝温情,若是能一直和芥川幸福的在一起,那么活着也是挺不错的体验啊。



几天后,芥川头上的花变多了。

那些宛如白玉般的花瓣是那么纯净,与芥川的一头黑发衬在一起,洁白的令人心动。纯粹的花香萦绕在芥川的周围,更为这绝佳的景象增添了一份美好。

太宰治今天的心情也很好,原因是他的恋人变得更美了,每天回到家都能闻到那沁人心脾的花香,亲吻那只属于自己的恋人,他渐渐希望着这是一段永远不会醒来的美梦,谁都无法拆散他们。



发现事情变得不太对的时候已经迟了。芥川头上的花越长越多,逐渐变成了毫无节制的疯长。随着花朵越长越多,芥川的记忆力也在慢慢减退,从前只是忘记东西放在哪里这种小事,而如今竟连他自己的名字都忘得一干二净。

太宰治秘密联系了与谢野晶子为芥川诊断病情,可等到的只有与谢野的叹息和一句话——“这是花臆症晚期,已经没有办法将它根除了。”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呢?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太宰治望着芥川空洞的眼神,往日,那双炯炯有神的黑色眼眸里倒映的都是他的影子,而现在,这双本就黝黑的眼睛里尽是昏暗的颜色,更不用说那清澈的倒影尚存在否。

聪明如太宰,却怎么也想不到心爱的恋人竟会因自己的贪欲落得如此下场!

他继续看着那因患有花臆症而变得更美的恋人,就是这致命的美丽,蛊惑了他的心,让他沉浸在自我满足之中。就是这致命的美丽,令他不忍带着患病的恋人接受治疗,好让自己独享这一切。就是这致命的美丽,夺走了他的恋人,让他再次跌入深渊之中。

与谢野晶子给太宰治写了一张留言,抹着泪水离开了,太宰治颓废地读着留言的内容,心中充满了悔恨:

致太宰:

花臆症病症现象:从脑中长出花,与此同时开始渐渐失去记忆。如果一直试图记住恋人,花将越长越多,严重影响生活,反应也会变得迟钝,直至死亡。如果选择遗忘,花将散落,但会失去与恋人全部相关的记忆。病愈后头上仍会残留一朵小花,但会产生抗体不会再度复发。其生长出来的花名为卡萨布兰卡花,花语有八种之多,但与花臆症相关的两种解读为——死亡与负担不起的爱。

若是能在早一些送去诊断,龙之介是有选择遗忘你而生存下去的权利的,但依我看,即便是有这种机会,他也不会放弃对你的感情的吧,对不起,我已然尽我所能,却无力回天,请珍惜这段最后的时光吧。

与谢野留。



我将与谢野的便条放在桌上,不知道该怎么办,芥川君依然安静的坐在椅子上,望着窗子外面许久。芥川君,你在窗子外面看到了什么呢?那里有我的身影吗?为什么要看着那边而不看着我呢?

对于芥川君来说,我的爱是如此沉重的吗?心里明明一直有心事,却为什么不和我谈谈呢?还是说芥川君连与我交谈都会感到恐惧?

“呐芥川君,你还记得这个监视器吗?对就是你偷偷放在我的衣服口袋里的那个,你说太宰先生老是想着如何自杀,突然失踪是常有的事,有了这个就不用担心找不到我了”

“芥川君你知道吗?自从有了你以后,我就一次想要自杀的念头都没有了,你那么爱我,我还有什么自杀的理由呢?”

“芥川君,我现在觉得特别糟糕,因为属于我的唯一,我的爱人,我生存的希望即将逝去,而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啊。”

“芥川君,芥川君芥川君芥川君……”

不知何时,我从坐着的椅子上跌落下来,我只感到头晕目眩,看着近在咫尺,实则远不可及的爱人,只能无力的一遍又一遍地呼唤他的名字,直到再也说不出话来。

我抚摸着他的脸颊,他的鼻,以及那被我亲吻过无数次的嘴唇,我忘我的吻着他,但他已经不会害羞地推开我了。我只得默默祈祷着从来不相信的神明,愿他能宽容的赐予我这个不忠诚的信徒一个奇迹。

冥冥之中,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

我屏住呼吸,仔细听着声响的来源。

竟就是,眼前的芥川君。

“だ……ざい……さん…… ”

他……他在呼唤我!我的芥川君在叫我的名字!

“我在这里!芥川君我就在这里!!!”

宽容而伟大的上帝啊,感谢您能赐予我这最后的奇迹!我愿来生再做您最忠诚的信徒来报答您!

我的小笨蛋君太笨拙了,一副还想要说什么的样子,却怎么也无法出声,我只能凑近他的嘴唇,希望能再次听到爱人的声音。

“あ……あいし……てる……”

“我也是哦芥川君!我也爱你,我只爱你!”

为什么已经变成这样了,你还记得我的名字,还要说爱我!明明只要忘记我,抛弃那个自杀狂太宰,就可以得救了……

“芥川君,你愿意和我殉情么?”

“没有回答就是默认了哦”

“下辈子再见吧,我爱你,芥川龙之介。”




太宰治从梦中惊醒。

啊……我还活着。

芥川……芥川呢!我可爱的恋人!

他近乎粗暴的冲出房间,看到了正在厨房煎着鸡蛋的芥川龙之介。

“啊太宰先生,早上好!”配合着阳光,芥川龙之介的笑容带给了太宰充实的安全感。

“早饭马上就做好了,太宰先生先去洗漱吧”

看来没有什么问题,太宰观察了一会芥川的头发,并没有发现花苞之类的东西,终于安下心来。

他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到洗漱池前,拿起旁边的梳子准备梳头。

却看到了镜子里,自己头上那朵形似百合却又不是百合的花。

—END—

※开头那段里,太宰的那句“就好像……”
完整的句子应该是“就好像我的化身一样。”

※关于结尾,为什么最后会是太宰得了花臆症呢。其实太宰的梦境就代表了他的不安,他极其害怕失去芥川,想尽力的挽留这份美好,但是他知道芥川和自己在一起是有风险的,所以对于芥川的爱,他是心有余愧的,那段梦境正是他最害怕发生的事,就像是预言一样,不过一直在不安的只是他自己而已。

↑以上大概就是我写文时候的思路和心情啦(´・ω・`)大家要是有什么意见或者想法可供分享,欢迎评论ww

评论(5)
热度(30)

© 墨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