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鸠

我的愿望是世界和平
嗨!我是墨鸠!很高兴认识你!
是一个正在试图摆脱大头狂战士的咸鱼画手
亲友是第一原则,为了他们可以付出一切
自认为是很好相处的,熟悉以后肥肠话痨(眼神示意
大家都是天使,我喜欢你们ww

【太芥】紫藤之命

※这是刀子,大大的刀子。

※应该没有什么要注意的了,作者已阵亡。

日曜日  晴

我坐在白色的床上,从白色的房间里透过白色的窗子看着那株紫藤。

正值正午,是一天中阳光最烈的时刻,窗外的水泥地亮得刺眼,但我还是努力让自己的瞳孔适应强光,继续看着窗外。

青葱色的蔓条半缠着毛竹做成的围栏,深紫色的花冠在微风中翩翩起舞,宛如一只只紫色的蝴蝶煽动翅膀,正在这个属于它们的角落里嬉戏。

眼睛撑不住了,我将目光转移到白色的门上。

今天太宰先生没有来。





月曜日  晴

我偏过头望着桌上的紫藤,那是一个金发的陌生女人放在这里的。

她说,见芥川前辈挺喜欢的样子,就把庭院里的紫藤折下一段带到房间里,方便芥川前辈观赏。

这个奇怪的女人每天都会来和我聊一些无聊的话题,然后自顾自的发笑,忧郁,哭泣,并在走之前说上一句:

“我是您的部下樋口一叶,即使您不记得我了,我也是您最忠诚的部下。”

是吗,我还真不记得自己有什么麻烦的部下,如今的我明明是作为太宰先生的部下才活下来的。

紫藤少了阳光的补给,显得有些黯然失色,那根翠绿的藤条支撑着整株紫藤花朵,明显有些单薄,但那深紫色,如碧蝶羽翼般的花瓣仍保持着惊艳的美丽,在花瓶里微微颤动。

奇怪的女人已经离开有段时间了,这之后并没有人再打开过这扇白的令人烦躁的门。

今天太宰先生也没有来。





宛若血池的天空和仅有的一丝黄昏,都像极了眼前的这个人。

他将双手再次藏进那件披在身上的外套里,舔着嘴角的一抹血丝,令人作呕的笑着。

他动了,毫不留情的踩着脚下的碎石块,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我想逃,可身体却没办法挪动半分。

越来越近了,我仿佛可以看到一个拿着镰刀的黑影跟在他的身后。

空气中夹杂着刺鼻的血腥味,微风中充斥着浓重的硝烟味。

一道灼烧空气,毁灭一切的光吞噬了我。

这时,一道黑影挡在我的面前。

那是……


木曜日  多云

我将梦境的内容告诉给了红叶小姐,当我敲着不争气的右腿时,她怀抱一堆书推开了门。

“身体,如何?”

她看了看我的右腿。

“不行,还是老样子……”

一种羞耻感涌上心头,就这么坦白了自己致命的缺陷,如同在承认,自己就是个废人。

“那就好好休息吧,会有好转的。”

她温柔地笑着,但我只会感到更加难堪。失去了行动能力的我,有什么资格得到如此强大的人的关照?

我默默低下头,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红叶小姐,我对这段梦境里发生的事完全没有印象,但感觉又是那么真实,请问您留有类似这样的记忆么?”

我小心翼翼地说出一个个文字,期待着红叶小姐的回答。那最后出现的黑影,令我十分在意。

“唔……”她迟疑了一下,然后将手抵在额头上,做出一副努力思考的样子:“印象中没有这样的事呢,可能真的只是芥川君的梦吧。”

是吗……

我叹了口气,既然不是真的那就无需多想了,好好考虑今后要拿这破烂般的身体怎么办为妙……

红叶小姐将怀里的几本书放在床边的桌子上

“我给你找来了几本书,闲暇的时候也不会无聊了”

她自然的把目光转移到了桌上的那株紫藤

“哎呀,这真是……可惜了呢”

我也看向了那株紫藤。的确,昔日美艳的花瓣已经变得零零散散,随意的耷拉在枯垢的藤条上,那藤条早已失去了青翠的颜色,变成了一根皱巴巴的枯枝,紫色的花心也已经开始泛黄。宛若高贵美艳的贵妇一时间变成了人老珠黄的庸俗妇人。

我们刚聊了一会儿港口黑手党近期的情况,她便因突然下达的任务不得不离开。

“我还会再来看你的,芥川君。”

我目送她关上房间的门,听着挂在对面墙上的时钟发出的秒针走动的声音。

原来此时已经接近午夜。

今天太宰先生还是没有来。




金曜日  小雨

我伸手触摸着那株美丽的紫藤。

自称是我部下的女人已经把原本枯萎的花枝扔掉,换上了新鲜的另一束花。

她还在这里放了一本《花卉生存手册》,说着这次可要好好养活它。

我放下读了一半的《圣经》,注视着那新生的枝叶。新鲜的紫藤萝一如既往的美丽,栩栩如生的花朵依旧像极了飞舞的蝴蝶,苍翠的藤条也显示出了它的健康,完美。

紫藤依然美丽,可我已经没有再次欣赏这等美丽的意识了。

今天太宰先生依然没有来。





土曜日 小雨

今天中原先生来看我了。

我有点意外,这等强大的中原先生竟然也会挂念起我。

但在惊讶之余,也有一丝失落。

“太宰先生,没有和您一起来么……”

“哈?我为什么要和那个青花鱼一同出现?”

果然,中原先生只要一提到太宰先生就会情绪激动。

“说起来,芥川啊……”他脱下手套,放在桌子上:“为什么要对那个家伙如此执着?他有什么好的?值得你一直挂念到现在吗?”

我有点不懂中原先生的意思,为什么要说挂念到现在?

“太宰先生是我的上司,我……尊敬他。除此之外不敢有其他感情,当然也不存在什么牵挂……”

我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乎只能听到一点模糊的发音。

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在中原先生面前如此心虚。

只见中原先生叹了口气,喃喃自语着什么。

声音很小,我并不能听清楚他在说什么,只能隐隐约约捕捉到几个单词。

“……混蛋……留下遗憾……芥川……无辜……活该被………………”

突然他停住了,没有在继续说下去。而是扭头夸赞着花瓶里的紫藤。

但他的眼神里,分明存在着无法掩饰的悲伤。

中原先生走的时候给我丢下了一句话

“下次我一定把那个青花鱼捉来见你。”

谢谢您,中原先生,我期待着那一天。

然而,太宰先生却一直都没有推开过这房间的门。






水曜日  暴雨

阴雨天气总是能让人心情抑郁。

就算是在日本这种多雨的地方,如此狂躁的倾盆大雨也是不多见的。

玻璃窗上起了一层雾气,庭院中的景色变得模糊。

虽然门窗全都紧闭着,但那阴冷的湿气仍能轻易突破防线。

如同吐着信子的毒蛇,贴着我的全身,散发着狡猾而又危险的气息。

有那么一瞬间,我认为这场雨可能是因我而来。

他想要带走我。

他?谁?

真实的梦境,昏暗的天空,血腥的风雨。

黑影微笑着,偏过头对我说

『——————』

当我回过神来,我的额发已经被冷汗浸湿,本该拿着那本《花卉生存手册》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握拳的姿势。

我将手慢慢展开。指甲陷进肉里,溢出了点点血珠。

好累,身体有些脱力。

喉咙感到胀痛,胃里翻江倒海,我努力抑制住想要干呕的欲望。

我用手捂住嘴,果不其然,看到了咳在手里的鲜血。

不想再看见这扫兴的东西,我将目光转移到其他地方。

于是我看到了那株紫藤。纵使有人精心照料,它却仍无法摆脱枯苟颓败的命运,再次成为了随处可见的枯枝败叶。

我苦笑着,好像从它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突然,一道白色的光将空间撕成两半。

窗子上的水雾越来越多,窗外的视野越来越模糊。

但那跳跃着,红中带黄的颜色,是绝不该在庭院里出现的。

我知道那是什么,我应该想尽办法离开这里,却放不下那角落里最后的美丽。

也许看上一眼,哪怕只是一眼,一切就会不一样了。

我用罗生门的一根根长刺代替不能动弹的右腿,步履蹒跚地走到白色的窗户边。

这次我看清了——红色的火舌吞噬了丛丛矮树,坐落在花园中央的那颗巨大的松树已经被折成两截,倒在火海里熊熊燃烧着,以往青翠的毛竹围栏也被卷入其中,渐渐散发出柴薪烧焦的味道,而让我念念不忘的紫藤,也成了这场灾难的牺牲品。

我感觉头晕目眩。

不知道是不是吸入了飘在空气中的有毒物质,我开始出现了幻觉。




血红的太阳,啼叫的暗鸦,如魔鬼般降临的陀思妥耶夫斯基。

我的右腿为了阻挡致命的伤害,已经完全没有了直觉。

陀思妥耶夫斯基露出令人作呕的笑容,走向动弹不得的我。

我肯定要死了。

对不起,太宰先生,我是个无法获得您的认同的废物弟子。

可是为什么,您要在这时挡在我的面前,微笑着对我说:

『活下去』




我想起来了。

我想起来了,所有的一切。

我是芥川龙之介,是港口黑手党的走狗,我有一个叫樋口一叶的麻烦部下,我曾经的上司太宰先生,早已离开了港口黑手党,并加入了和我们作对的武装侦探社……

那次任务的目标,陀思妥耶夫斯基。

我们被他不知是何等强大的能力一一击溃,那个危险的男人,打算从控制横滨开始,渐渐吞并日本,直到整个世界都被他纳入囊中。

迫于压力,我们不得不与武装侦探社再次联手,昔日强大的双黑组合又一次的恢复,给陀思妥耶夫斯基带来了不小的麻烦。但是……

在那次对决中,他设计支开了中原先生,双黑两人分开行动,他便袭击了我和太宰先生。

我在战斗中失去了右腿,但成功拖住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给太宰先生争取到了逃跑的时间。

若是太宰先生抓住了这个机会顺利逃走,那么我就此牺牲也是死不足惜了。

可是他,太宰先生,在陀思妥耶夫斯基给予我最后一击的时候,出现在我的面前。

他说『活下去吧,我最值得骄傲的弟子。』

我不敢相信,这不可能,我的老师太宰先生,竟然在我的面前倒下了。

鲜血逆流成河,我发出了形如野兽般的嘶吼。


那之后的事情,我确实没有印象了,也许是我失去了理智,突然暴走杀死了那个轻敌的混蛋吧。

可是为什么会忘了呢,这么重要的记忆,为什么不敢面对现实呢?

太宰先生可是为了这样没用的我,就此与世长辞了啊。

我看着尚存沾染着血的那双手,想起了方才在书中看到的有关紫藤的介绍。

『紫藤花需缠树而生,独自不可存活,并不易转移栽培,存活概率极低。』

『相传有关紫藤的爱情悲剧……两人殉情之后,峭崖边长出了一棵槐树,那树上竟缠着一棵藤,并开出朵朵花坠,紫中带蓝,灿若云霞,美丽至极……』

『紫藤的花语,为情而生,为爱而亡。』

至此,我继续看着那株葬身于火海的紫藤,不禁发笑。

太宰先生,您要我活下去,却没有想到您会是我的那棵槐树吧。

紫藤没有了可以依附的枝干,便不能独自存活。

我的槐树倒了,那么我自己也终将会枯竭。



『为情而生,为爱而亡,这是紫藤不可摆脱的命运。』

『我既因你而生,那么又将因何而亡?』

——END——

※啊忘了说……芥芥的记忆仅仅只存在与太宰未离开港黑的阶段,希望我拙劣的叙事方式能让大家看懂……

※写完以后想自杀了呜呜……【。

评论(5)
热度(22)

© 墨鸠 | Powered by LOFTER